「再也。」

 

 

1

 

黄昏时刻突然下起了大雨,突然很欢喜。看着天色慢慢地由灰转黑再转白。城市也变得清晰起来。妻言:下雨了,你站在阳台上做什么。我转过头来笑。她说我傻。

陪女儿看图画书。一页一页地看着那些动物,我一边模仿那些动物的叫声。看到猫的那一页,我温柔地喵了一下。看到狗的那一页,我大声地汪了下。她哭了,眼泪流进了酒窝。

 

2

 

火车到达时,天刚蒙蒙亮。空气中的微寒使我忘记了置身炎热的夏。我走到路边叫了一辆车。司机问我去哪。我说你往前开,到了我跟你说。一路上的风景已经大为不一样。沿途的稻田泛着绿光,照亮了天色。车行至一半,我说在前面转弯处停一停。司机打着哈欠问,你到了吗。我说,没有。我想下车走一走。我知道,前面的路我再也不知道怎么走。

他把我送到坡道口。又帮我把行李搬至车上。突然间,我们没了话说。就这么站着。一旁的柚子树开着洁白的花,毫无忌惮地向空气中透着甜腻,令人晕眩。那一刻,我觉得我已经老了。已经无法说清自己的终点。20年前,我站在他的身边走远。20年后,他还在这里等我。我们是两个彼此分别的人,未曾重逢,也未曾相遇。时光流转、花开花落,再也没有人真正看到过。我哭了。

 

3

 

有人批评我,你知道你为什么成功得这么慢吗。你应该再主动一点,与成功人士站在一起。我说,我不是经常跟你在一起吗。他知道我在说他后,直言我太刻薄。我赶紧笑着赔礼。但转念一想,这世界从不缺乏成功人士,缺的是有趣的人、守规则的人。也许就是这样。后来,许是觉得我非可造之才,他再也没有批评过我。这样也挺好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25. 06月 2017 丨 城生
之于丨 日记 | 2 留言

「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云泥两隐,无奈纸尽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19. 06月 2017 丨 城生
之于丨 日记 | 留言

「不可说。」

 

 

 

 

1

去看后会无期,看的时候只是觉得是个笑话。但起身时感到无限的悲伤。仔细想想。今日一见,后会无期。这是多大的勇气。我仍然记得是谁对我说过:如果我们有一天走散了,就是散了,那就是天意。怪只怪缘份薄,情份浅。想起这些的时候,手心里沁出汗。我转过头想冲她耳语几句。究竟是没有开口。

 

2

《爱与绝望的奥本羽线》里写道:井上一言不发,看着车窗外。雪花越飘越大,这好像让井上宽心了很多,因为他似乎产生了一种纷纷扬扬飘落的雪花更能藏匿自己的错觉。看到这段时仿佛想起了小时候山里的早晨醒来,惊奇地发现夜里下了大雪。于是跑到山中的雪地里躺在上面。万籁俱寂。竟不知道是我属于山,还是山属于我。

 

3

我想说明,我是最适合你的。她的眼睛认真地看着他。我会一直等到你明白为止。

 

4

他一个小时接一个小时地试图找回,喃喃地说着话,渴望得到回应,一遍遍地回到衣柜里,然后打开梳妆台下的抽屉,然后去到厨房,因为他以为她的灵魂可能还是碗柜里碟子里咖啡杯里。但他什么也没有找到。她已经走了。

 

5

以后的日子你会想念我,非常非常的想念我,只是,只是你现在还不知道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09. 08月 2014 丨 城生
之于丨 日记 | 留言

前一篇